牛奶纸盒回收处

请不要欺负小动物

9⃣️9⃣️孩子🙏

Silent July:

虞渊以东:

作为粉丝 就该为他做些力所能及的事

正版荼靡:

快来听听崽崽的榜样阅读吧,给他解锁公益应援广告吧🙏🏻

🙏

漓子:

更希望大家在微博里转转这个贴吧,不管潜水的还是佛的,是时候也该发发声了。


远行客:



您是闭麦也好维护路人缘也罢,或者想要维持岁月静好的假象,但您不能否认,这篇里面说的全是事实


https://m.weibo.cn/6568359616/4304228044200477


关于开车的一点迂腐发言

I agree.

榭寄生虫:



我很不明白,我不明白很久了。




规则就是规则,R18就是R18,十八岁以下不能看,也不应该创作。这是很清楚很明白的道理。就像十八岁以下不能吸烟,没有什么可妥协和缓冲的。什么十七岁也可以,那么十六岁也可以,十五岁也可以。十八岁就是十八岁,少一天也不行。


我很难想象天天吵吵着广电一刀切,要引进国外的分级审核制度的人,和完全地漠视规则的存在的人是同一些人。


正因为按照现行标准大家一起被剃头,所以才自发主动地通过预警和标示完成自己的秩序。然后挂在文前的分级警示变成某种卖点和噱头。肉和福利直接挂钩,疯狂拱人写肉开车无视对方年龄。聚众聊黄梗入群却没有任何审查机制。






我很少开车,开完就标不标r18会纠结一番。


我自己摸着良心讲的话,为肉而肉的开车几乎没有,可撸性也很差。所以我更不想因为标着r18引来只为食肉的读者。


我想遵守规则,但是发现自己遵守的规则完全是一个非常魔幻的东西。


如果成年人倡导的分级制度只是为了自己畅快的吃肉,立论点不在于保护和正确引导未成年人,那么他们本身就仍然是利己主义者,是巨婴,他们所倡导的规则就是虚伪的不可信的规则。


不遵守规则的人没有资格抨击规则。




另一方面。




上次还看到有人洗,接受就是有理,食色性也,读者就是喜欢看车,读者老爷喜欢就是最高。可以说是颇有“人民说好,你不喜欢,你算老几?”的风度。


我不知道这位太太的读者到底把自己定位成什么,愿意接受这样的逻辑和审美双重侮辱。更不知道“爱cp就看他们活塞”的歪理是从哪来的。


反正我不能接受。




如果有个人站出来替人发言,你就是喜欢车,大家都喜欢车,所以喜欢车是对的,所以车就是好的,和正剧没差别,正剧写手少立牌坊。而人大呼过瘾,真性情,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我个人觉得我是不愿意被代表的。




甚至于混水摸鱼的,诈粉的,聒噪的,碰瓷的,媚俗的。我这番话于他们听起来大概也就是酸腐腥臭的理想主义幼稚病罢了。






以上,憋了好久的污泥,就圈地自己较真一下。不特指不撕逼,对未成年车手和他们的文没有意见。




毕竟我知道我较真也没用,仅以自勉,并呈志同道合者共勉。



存起来定期掉头系列

漓子:

视频来源weibo 忘了0509
截了三个比较戳我萌点的地方
第一 花好奇的小手摸上山的手表的时候,山装作漫不经心的往别处望,但是嘴角的笑意已经暴露了内心的情绪,但是在花锲而不舍的撩拨(嗯?)下,终于假装恼羞成怒

第二 特别日常的行为,花忙上忙下的小身影真的特别可爱,两人头靠头的样子真的和两边形成强烈的结界

第三 仿佛镜面的动作,反条件的动作惊人一致!怕是双胞胎都没他们这么默契吧

多嘴说一声,双子(fcc,熊)白羊真是天生的好友,这两个凑在一块话真的是讲都讲不完

风雨同舟


*无情x你

*书信体,原游戏剧情走向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上次与你一别已有月余,近日春寒料峭,也不知你是否安好。

      方才在书房查看卷宗,回过神来已是子时,行至小院,月冷露深,星辰如洗。此情此景倒让我思至与你在星羽原游玩之时,山风乍起,蒲公英漫天飘落,那星河耿耿皆落于你眼中,许是我见过最美的景了。经上次与你相遇,你忘记了很多事,若是你想知道,以后我再一一讲给你。

      此时我心中千头万绪,却提笔忘言。你此去杭州,万事留意。不必费心给我寻什么珍奇物什做礼物,只要是你送的,我都喜爱。还记得小时候你在街上拾得几片枫叶,像得了宝贝似的捧回来给我,眼睛里都盛着欢喜。那枫叶现在还存于书页之中,上面每一寸纹路我都了然于心。

      汴河两岸的玉兰花开得正盛,簌簌落于市井横街,粉蝶白练,香气袭人,不能与你同赏,甚感遗憾。但想必杭州好景更胜,待到明年此时节不知你可愿与我同游?

      情长纸短,再祈珍重。区区笔墨,且寄相思。


                                              师兄无情书

就很想哭

感觉最触动我的糖应该是鞋了吧,不管是你山送的礼物,还是你花在你山的鞋子上写了字,都是那种,最契合的浪漫,让你一下子被平淡也最真实的幸福击中,隔着屏幕,隔着几百公里都能感受到他们想透过时空传递的万分之一喜悦,而这点喜悦就让能让我们炸成烟花。

昨天的两位老师都很开心啊,小声bb昨天这一系列操作给我的感觉就是,你山是那种默不作声的浪漫,不发一言却胜过千言万语,一张图片和赞抵过千万条祝福,然后你花想装作漫不经心开玩笑发了你山的表情包,但是第一次上线回复他的时候是一个人,第二次回复了一堆人。

你花圆梦了,也变高深了,感觉我和花一样都有些语无伦次。不擅表达情感的人认真对待一段关系的时候是最打动人的,其实他们俩就像这样,各自从工作的琐事中脱身,抽空相聚,能见面就很开心,就是圆梦,不能见面还是会抽空想念,想想看在人生路上能遇见这样的对方是太幸运的一件事了吧。

我也很幸运,有幸当个见证。
愿你们长路相伴,年年有今日,岁岁有今朝。

zqsg地陷入对花老师的疯狂暗恋

有人不让我打扰ta,在这里小声bb一下。

花老师这种男孩子啊,不是长得最好看的那一个,他就是你仿佛触手可得的水中月,你俯身去捞吧,他又在另一个清浅的池子里盈盈地望你。
山中的正午太张扬,深夜太凉,他就是朝晖,纵使有千万好,也不刻意晃你的眼睛,细细柔柔地升起来,被忽略也不要紧,你总有一天能想起他的好,想起他才是最让你舒畅的那一个。
但是朝晖,难能可贵,又遍地可及,你发现了他的好,回头的时候却什么也握不住,因为他是你的,又不是你的。水中月可以是所有人的镜中花,也可以是你一个人的梦。
杜撰故事的时候你想起他,他是人世间最受宠的那一位,身边人都会宠着他,你不会情不自禁,只会不知不觉,后知后觉。

当我在为他流泪的时候我在想些什么。想的是冬天的雪花,想的是春风吹来的细雨,普通四季的景,在我想来都成了与他经历过的绝美的旅程,即使在远离阳光的地方,只要他在,你就绝不会孤单寒冷,不会绝望无聊。


【北京女子图鉴里的花老师就是爱情的模样吧QAQ为他流泪,为他胡言乱语为他失去理智为他zqsg】



疯狂流泪

如果有一天我死了,也让我死在涠洲岛的春天里,海里,谢谢。

@

“生命中出现的所有灿烂,都要用寂寞来偿还。”

——马尔克斯《百年孤独》

亮丽黑夜


*垃圾流水账
*时间线混乱
*rps预警,请勿上升真人


魏大勋从睡梦中醒来,耳机在脖子上缠了两圈,差点没把自己勒死。
窗外在下雨。
他掀开被子,打了个喷嚏,还没完全清醒。晃晃悠悠走到落地窗边,外面的沙滩是宝石蓝色,海浪喧嚣。
房间里极静,电子挂钟的屏幕荧光闪烁。打开手机,微信一大堆未读消息。

他今天第一天进组,开机仪式忙了一天,晚上大家聚餐,喝了点度数不低的酒,堆着笑应付完各路神仙,饭也没吃两口,很晚才回到酒店,洗完澡倒头就睡。高级海景房的风景也没来及欣赏。
现在站在窗户边,才看见了夜雨中没人的海滩,选了个角度拍了远处地平线上灯塔照过来的微弱光线,发了朋友圈。
照片刚刚上传成功,就收到一条评论。

白敬亭:这个点了,发什么疯呢?

魏大勋牵了一下嘴角,突然感觉自己空空如也的胃绞在一起,疼痛让他几乎站立不稳。躺回床上,编辑文字回复:你不也没睡吗。
发出去两分钟,私信对话框没有新消息,就迷迷糊糊又睡着了。

魏大勋做了一个梦,他置身一处孤独的悬崖,正想纵身跳下,有人叫住他。
“振作点。”
那个声音说。于是魏大勋回头看他,那个人一脚把他踢下了悬崖。

这次是惊醒的。魏大勋醒来就发现自己睡在地板上。昨晚没拉好的窗帘缝里透进来黎明微弱的阳光,闹钟响起。


白敬亭上飞机后摘下帽子口罩墨镜,五官得以重见光明。还没来得及坐下喘口气儿,就收到魏大勋的消息,问他有个综艺他接不接。
他这才发现魏大勋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换了头像,是个不认识的动漫人物。
白敬亭刚回复了问一下助理,空姐就过来礼貌地请他将手机关机。

白敬亭和魏大勋第一次一起录明星大侦探之后就互加了好友,后来也就是偶尔约个游戏的关系。
他很少发朋友圈,发的几条魏大勋都会点赞并且在下面评论。就像他发的ins和微博,魏大勋总是第一时间到场。
刚开始白敬亭很不习惯,还不是很熟悉的人如此密切地关注自己的动态。但是后来他就发现,魏大勋的行事风格如此,对所有人都是这样真诚热情。不管是刚认识的人还是熟悉的人,都可以称为他的朋友。

直到后来节目第二季之前介绍嘉宾,魏大勋出来和何老师他们依次拥抱,到白敬亭这里一个箭步冲上来,紧紧抱住他。
白敬亭在摄像机前很少失态,但当时他想到一句话。

荒芜的人生里,每一个拥抱都值得纪念。

更何况是如此温暖的拥抱。
于是白敬亭更用力地回抱他,腿都搭上去。分开的时候魏大勋笑得十分腼腆,就好像刚才扑上来的人不是他一样。

那期节目之后两个人开始相约跑步举铁,在家里煮好火锅邀请对方,深夜吃鸡。
白敬亭每发一条微博,魏大勋就出现在评论区。白敬亭也开始了解魏大勋这个人,他发现自己了解了一个唱歌特别好听,笑起来十分好看的人,了解了一个和自己一样有趣的灵魂。

后来发现甚至比自己还要有趣。

飞机离开地面的时候,白敬亭闭上眼睛,脑子里循环着不知从哪听来的老歌,就这样坠入梦境。
他梦见某处草香弥漫的荒原,天空是灰亮的,自己像是一团火焰在其中穿行。转眼看见魏大勋迎面走过来,看着白敬亭仿佛他们是两个素未谋面的旅人,与他匆忙地擦肩而过。

白敬亭醒来之后盯着黑了的手机屏幕看了很久,最终还是没有开机。
他知道这种情绪名叫想念,也许和魏大勋的采访里“我想念白敬亭”如出一辙,白敬亭开始想念空间上离自己越来越远的魏大勋。


魏大勋这次接的剧本是三流都市言情,和他搭戏的女演员是正火的流量小花。在来之前他已经写了好几个版本的人物小传,男主和女主都研究了一遍。
所以当女主角第一场戏就进入不了角色NG了无数次时,魏大勋乘休息的时候把自己写的女主角人物小传递给她,附赠一个公认甜度满分的微笑。
“希望可以帮到你。”
女演员用有些古怪的眼神看了看手上一叠比剧本还厚的打印纸,欲言又止,最后还是礼貌地道了谢。

魏大勋一坐下来就被自下而上的眩晕和疲惫包裹住,连水都不想喝。好像有沙子进了鞋里,硌得难受,但他就是一动也不想动。

没来由想起之前和白敬亭一起录节目,自己在化妆间背人物经历,顺便随手记下一些笔记。背得正认真的时候白敬亭端着盒饭站在他身后,吓了他一跳。
“你不吃饭吗?”
“我晚上不吃饭,减肥。”
魏大勋笑嘻嘻地说道。低头看手里的A4纸,胃痛席卷全身,上面的字挤成一团,他努力去辨认,却是徒劳。
“你没事吧魏大勋?”

那一期他是凶手,即便做了足够的努力,白敬亭一直在帮他掩护,但他还是成为唯一一期全票通过的凶手。跟魏大勋的导演向他道歉说没带好嘉宾,他只是一直说不怪你。

他问,你没事吧魏大勋?
不带虚伪的关切,或是好奇的探究。就只是淡淡地看他一眼,问一句。
你不高兴吗魏大勋?

有时候魏大勋觉得白敬亭有些过于聪明了。有时他甚至忘了这个人比自己年岁要小。白敬亭有着与他这个年龄不符的冷静沉稳,有着一般这个圈子里这个定位的人没有的格局。
也有着一如少年的可贵棱角。
一般人很难走进他的内心,走进去就别想轻易出来。

而这些都是魏大勋和白敬亭变得更加亲密之后知道的。


魏大勋看到白敬亭更新的ins之后有些莫名其妙的烦躁。不经大脑就在下面评论。

你在哪呢。

发出去之后又有些懊恼。白敬亭的行程又不是非要向他报备,在美国或是世界的哪个角落,都与他无关。

果然,没有收到任何回复。

魏大勋在导演喊卡之后迫不及待地闭上酸涩的眼睛。
是的,我不高兴。
我有事,想让你知道。而你那么好看,我能抱抱你吗。


白敬亭打电话过去的时候忘记了国内时间是凌晨一点,也没想到不到一秒魏大勋就接了电话。
“什么事快说正团战呢。”
白敬亭不自觉地弯起嘴角。他几乎能想象魏大勋在电话那头气急败坏的表情。
“哦,那不打扰您了,挂了。”
“诶别啊,不玩了,挂机了。你说,什么事。”
白敬亭听到的那个声音依然元气十足,带着懒洋洋的轻松。
“没什么事,就是听听你的声响儿,看看你还活着没。”
“就不能盼着点儿哥哥好啊……”

“之前那个综艺,助理说接。
“行,那我也接了。”

白敬亭劝了他早点睡觉之后就挂了电话。白敬亭只觉得他听着似欢快,却好像藏着更多的无奈。让他想起有一次录完节目后魏大勋离开工作人员一个人走回自己的化妆间的背影。
白敬亭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只是感觉像一场盛大的狂欢结束后,他走回了深处的孤寂。
而那天白敬亭刚刚习惯了魏大勋对他频繁的身体接触。原则上白敬亭最讨厌过分的身体接触,但对魏大勋他很难说不。

甚至后来他发现自己喜欢上了这种不经意间的触碰。于是他开始主动装作无意间搭上魏大勋的肩膀,有趣地发现平时投怀送抱的魏大勋居然会红着脸躲开。
于是有事没事逗逗他成了白敬亭乐此不疲的游戏。


白敬亭喜欢听魏大勋推荐的歌,喜欢看着他情不自禁地笑,喜欢他只和自己聊天时候放松的声线。


魏大勋内心的外层喜欢着许多人,深处却藏了十分的欢喜给白敬亭一个人。舍不得拿出来,只想与这个世界吝啬地分享一点他的幸福。



魏大勋把微信个签改成了“众鸟高飞尽,孤云独去闲。”
改了都快一个礼拜了白敬亭才发消息给他。
“你是不是想向全世界宣布你暗恋我啊?”
我想我爱上你了。

魏大勋想了很久后回复。
“我觉得这句诗意境特别好。”
我也是。


魏大勋发了微博,是和白敬亭的合照。
白敬亭从特关提醒到达评论区只用了半秒钟。
收到魏大勋的回复也只有半秒钟。

沙发奖励,么么哒。

白敬亭拿着手机笑出了褶子,他觉得自己体会到了魏大勋的粉丝被翻牌的心情。

白敬亭发了ins,是和魏大勋的合照。
魏大勋后知后觉发现自己早就已经走进了白敬亭的世界,而他还向全世界宣布了一下。
一时间魏大勋不知道是感动多一点还是甜蜜多一点。


“到时候一起去浪漫的土耳其?”
“还有马来西亚和宜宾?”


后来两个人合作关系结束,各自忙碌地拍戏,工作。
想念对方的时候就知会一声,穿过生活中所有的琐事见一面,喝下一杯酒,谈天,说地,交换亲吻。


他奔走千里去听一场喜欢的乐队的演唱会,他飞越大洋去和自己崇拜的篮球明星打一场比赛。
他们过着各自想要的生活,又不可或缺地拥有着彼此。

白敬亭于魏大勋,是凛冽又柔和的山风,凌厉地穿透他悲喜自酿的伪装,温柔地拂去他的疲惫与厚重,浑然不知地恣意展示热烈倔强之外的脆弱自我。

魏大勋于白敬亭,是一杯冬天的甜酒,介于清冽与甘醇,入喉幻化成诗文与长歌,音符韵角恰到好处地牵动人心,融化春雪的温暖汇集血脉,不觉深陷,却已无法自拔。


两个灵魂如此单独,又是如此完整。
如此不同,又如此互相吸引。

他们不慌不忙,他们是彼此的心之所向。


越过高岗,遁入星光。

漫漫长路,且伴且行。



END.




(两位老师是我的生命之光,我却写不出他们万分之一好。
愿他们爱着彼此,是心之所向。
愿两个人担心的梦境,患得患失,都从没有,也不会发生。)